主页 > Z屯生活 >从英美以及韩国文创产业来看,台湾还只是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 >
2020-06-17

从英美以及韩国文创产业来看,台湾还只是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

新闻整理 / 蔡宜蒨

前阵子台湾的「文创」引发诸多讨论。

台北市都发局局长林洲民批评华山、松菸、三创数位生活园等是「台北假文创园区群」,开启一连串对文创与文创产业园区的讨论。有人批评华山只有「餐厅加餐厅加餐厅」,松山文创园区多次遭点名过于商业化,北市议员高嘉瑜更爆料,松菸文创办公室14楼的「文创会所」一晚租金要价76万元,已沦为上流社会开趴的场地。

自2002年政府正式推动文化创意产业政策至今已10余年,现在「文创」一词充斥在你我周遭,但究竟什幺是文化创意产业?文化创意园区又是什幺样貌?该如何治理?又如何让创意人口发展?

「文创产业」的起源与发展

英国首相布莱尔(Tony Blair)内阁最早在1997年提出「创意产业」(Creative Industry),首创筹设了「创意产业筹备小组」,针对文化与创意面进行产业发展政策。

英国定义创意产业是「结合创造力、技术和天赋,有潜能利用智慧财产来增加财富和就业的产业」,範围包括了13种产业:建筑、工艺品、设计、古董、时尚设计、音乐、表演艺术、视觉艺术、广告、电影、媒体及电脑游戏出版、软体及电视广播影视。

这样的发展脉络是在「创意经济」(Creative Economy)概念之下,着重在文化商品、文化服务对于区域经济所能发挥的功能,也就是发展真正能够获得收益、增加就业机会的相关领域。工党上台之后开始盘点全国创意产业产值,1998年推出创意产业盘点报告(The Creative Industries Mapping Document)确定新的经济发展方向,用全面的数字证明并调整经济路线。

2008年英国创意产业市场总值已达约1,050亿英镑,在过去10年当中成长2倍。佔英国GDP的7%,英国文创产业已经成为仅次于金融业的第2大产业,就业人数则是第1大产业,扮演着经济火车头的角色。

而在2008年金融海啸发生之后,世界各国都面临经济局势的重大考验,如何透过文化创意的运作,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与规模产值,也成为各国政府的政策方向。

1980年艾文.托佛勒将经济发展进程划分为第1波「农业革命」、第2波「工业革命」、第3波「资讯革命」。郝明义曾撰文表示,或许一个以「文化」资本来带动「第4波」经济的时代已经到来。

有创意经济之父美誉的约翰.霍金斯(John Howkins)在2007年访台时表示,1990年代创意经济的成长,是服务业的2倍,是製造业的4倍。目前全球创意经济的年产值,约为3兆美元,若以7%的年成长率进行保守估算,到2020年将达到8兆美元。

在全球创意经济产业的蓬勃发展下,英国、美国等创意产业发展强国更延伸讨论到各个面向,关心各个产业的「创意强度」(Creative Intensity))和「创意阶层」(Creative Class)。

在理查德‧佛罗里达(Richard Florida)《创意阶层的崛起》书中指出,在经济领先的欧洲国家,创意阶层佔就业总人口的25%至30%。在美国,整个创意产业的薪酬佔全美所有产业薪酬的将近一半(1.7万亿美元),相当于制造业和服务业薪酬的总和。由此可知,整个创意产业的经济影响力是相当巨大的。

创意经济时代的到来正在改变整个世界的社会和文化价值观。每个人在某些方面都可以是一个「创意者」。我们每个人都具备我们愿意施展的创意潜能,只要发挥得当,这些创意就会体现出巨大的价值。

从英美以及韩国文创产业来看,台湾还只是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
台湾的「文创」怎幺来的?

而台湾的大众熟悉的「文创」指的是「文化创意产业」,最早由行政院于2002年5月依照「挑战2008:国家发展重点计画」的子计画「发展文化创意产业计画」所提出定名。根据经济部文化创意产业推动办公室目前定义,是指「源自创意或文化积累,透过智慧财产的形成与运用,具有创造财富与就业机会潜力,并促进整体生活环境提升的行业」。

台湾的「文化创意产业」在英国所定义的「创意产业」前又再加上了「文化」。把「文化产业」(Cultural Industries )与「创意产业」(Creative Industries)结合成一体。另外还提出一个同心圆模型──位于核心的叫做「文化」,第2圈叫做「创意」,第3圈叫做「产业」。

台湾的同心圆的模型援引自澳洲学者大卫˙索斯比(David Throsby)提出同心圆模型(concentric circles model)。他将文化创意产业划分为3圈同心圆。最内圈的「核心产业」为具有创造性艺术的产业,如:音乐、舞蹈、文学等;向外扩展的是艺术成分较低但具有高度文化意志的「支援性产业」,如书籍及杂誌出版、电视及广播等;最外圈则是「週边性产业」,如广告、观光等。

从英美以及韩国文创产业来看,台湾还只是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
台湾在「文创」的各种讨论中,「太商业化」、「假文创」的批评或许也是衍生自对此同心圆模型的理解不同。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两岸文创促进中心执行主任潘罡批评,台湾的同心圆模型并没有正确定义位于核心的「文化」到底是什幺东西?

就连大卫‧索斯比也不敢定义这些创意艺术就是精緻艺术或高雅文化,但台湾却错把文化视同创意产业的源头,因此台湾文化艺术工作者指责政府既然要提倡文化创意产业,首要职责就是扶植文化艺术。结果原本的产业政策,被扭曲为文化艺术补助政策。

台湾的文创产业园区

台湾在2009年,将文化创意产业列为政府6大新兴产业之一,提出「文化创意产业旗舰计画」,期望推动产业创新的力量。其重心放在政府拔尖(如旗舰计画)与友善环境的塑造上,试图由上而下以政府的力量,推动文创产业的发展。其中,台湾的文化创意产业园区最能展现其现象。

文化部从2003年开始将台北、花莲、台中、嘉义等酒厂旧址及台南仓库群5个闲置空间规划为「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并提出几项远景:表演艺术产业化、多元创意的开发、经济利益的形成、华语生活圈的艺术生产地。

从英美以及韩国文创产业来看,台湾还只是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

台湾文创产业园区发展已10年,但在各界讨论中,5大创意文化园区一直有些疑虑与争议:无建构下游产业链的具体对策、地方政府缺乏主动性、民间部门参与不足、以及开发商对于文化性投资积极性不足等。

汉宝德在专书《文化与文创》中指出,政府单位从上至下对于文创的认知大多只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而已,他说:「既然有这样的看法,又何必大张旗鼓在文化部成立单位主管呢?只要到处开餐馆、咖啡馆就以符合文创的目的,实在不劳政府费心了。」

那幺文化园区如何能成为展演场地、生产场地、公民与产业互动?如何成为都市活化及社区重建的催化剂?如何辅导培植未来创意与艺术人才,还能同时成功引入商业机制带动更多文化产值?或许我们可以看看其他国家的各种文化园区、创意基地等空间的经营与运作来反思。

韩国民间的力量:坡州出版城与HEYRI艺术村

远流出版董事长、华山文创园区经营者王荣文曾盛讚此园区:「更增加我对韩国人为促进一个单一产业集体繁荣所做的努力的嚮往。」

这是在韩国的坡州市2个着名的文化聚落:坡州出版城与Heyri艺术村。它们的共同特色,就是全由有理想、敢作梦的人,靠着民间发起力量达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务。而在创意经济的概念下,它们也是发展具备完整上下游生产链产业结构的最佳例子。

坡州出版城整体规划是由出版城文化基金会(Bookcity Culture Foundation)负责。其设立宗旨是推动出版文化的发展、促进流通结构的优化和实现现代化。坡州出版産业园区目前佔地158万平方公尺,是出版産业的发展基地,也是精神文化创造的园地。

但其实这块区域过去属于军事管制地,所有建筑物限制不可超过5层楼高,全是一片荒芜之地。80年代末期,韩国出版界一片惨澹,原本经营「悦话堂」出版社总经理李起雄于1989年发起计画力图改变大环境。在没有政府支持、主导下,集结了上百家公司加入,全由民间集合力量促成。从组成协会、整合各家公司需求与投资计画,到后来1994年政府才认可、确认可用土地面积。

政府参与之后,开始协助提供各种补助支持,让进驻厂商享有前5年免税、后3年50%的税负减免,还可申请长期优惠利率贷款,让出版相关厂商更加愿意搬迁至此,盖起属于自己的办公大楼。除了是成功的出版产业聚落,也致力于提高市民的关心度和参与度,并且将书文化融入居民的日常生活文化园区。

从英美以及韩国文创产业来看,台湾还只是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

在坡州城附近的HEYRI艺术村也是一个拥有完整产业鍊的聚落。如同坡州城,HEYRI艺术村也由民间发起,1998年由多位艺术家发起,从物色艺术村地点、土地开发整理,到2003年才正式建设。

如今,HEYRI艺术村佔地有15万平方公尺,近380个厂商进驻文化艺术园区,包括画家、音乐家、作家、建筑家共同参与建造工作室、美术馆、博物馆、画廊、公演场所等。HEYRI艺术村是国内外艺术作品展示的空间,也是各种艺术节日的空间,也是促进国内外艺术交流的场所。

HEYRI艺术村并非单纯的艺术园区,还是一个艺术産业中心,文化艺术産品得到生産、加工、展示和传播,并得到交易和销售,进而,实现了从生産到销售的一体化。这种産销一体化的机制为艺术産业的发展起到了保障作用。

坡州出版与Heyri艺术村皆属于民间机构,主要经费都必须自行筹措。但韩国政府于1999年通过文化产业促进法,并募集文化产业振兴基金(Culture Industry Promotion Fund),提供新兴文化产业贷款。坡州出版、Heyri艺术村及这两个产业群聚内的厂商均可向政府贷款,取得资金协助。

而后韩国颁布了《文化产业振兴基本法》等多部法律法规,涉及到创业投资、知识产权、人才培养和促进就业多个文化产业领域。2001年,还专门成立了系统支持文化产业的专门机构──「文化产业振兴院」。此外,政府每年还会拨出500亿韩元的文化产业基金,主要用于人才培养、创业企业金融扶植以及企业进军海外市场推广的支持。

虽然初期是由民间发起,但政府在两个群聚发展的后期,扮演了支援性角色,提供各项支援群聚创新的基础建设,因此坡州出版城与Heyri艺术村才得以有更厚实的条件,能进行互动与连结,成为相互滋养的群聚关係。

有三个关键因素促成了坡州出版城的成功,包括:政府相关政策与法规的支持、群聚内企业的互动与连结及群聚内企业本身具备专业能力。而群聚内所提供的複合式消费与体验活动,对群聚的创新发展有加乘效果。将生产与消费活动于同时、同地进行,透过生产与消费的複合式功能,提升群聚的经营效率。

从草根「佔领」开始的美国AS220创意基地

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在地城市应该选择什幺样的生存策略,成为非常热门的话题。而文化发展与都市发展的关係越走越近,许多老旧空间或历史建筑进行活化、改造,成为文化工作者的新天地,美国的AS220创意基地是个极为成功的例子。

AS220在1985年创立于美国罗德岛州首府普罗维登斯。罗德岛州的普洛威顿斯是一个小城,只有18万人口,位于纽约和波士顿中间,拥有全美两间顶尖艺术设计学院。AS220是个提供给艺术家或表演工作者的空间,无论视觉艺术、舞蹈、写作或其他形式的文化艺术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实验性的发挥。

从英美以及韩国文创产业来看,台湾还只是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

其实AS220是从「佔领」开始。80年代普洛威顿斯整个城市经历后工业化萧条,在那近乎荒废的市中心,AS220佔领了某一栋旧建筑,在里面举办演唱会、剧场表演、展演活动,后来发展愈来愈大办了艺术节甚至引来市长关切。从草根运动经营占屋10年做到市长支持协助AS220贷款,直到1992年,才真正拥有了第1栋属于自己的空间。

从刚开始只有1间展览场、7间录音室和1个表演中心,20几年来至今已经拓展到拥有3栋房子。AS220根本的价值是「平价空间(Affordable place)」。从最基础的展览空间(有3个展厅)、工作空间(包含印刷厂、多媒体实验室、数位摄影棚、黑盒子剧场、排练场、录音室等),到居住空间,全部都是以平价为原则。

3栋建空间规划的共通原则是:1楼是展间、店面出租加上餐厅聚会空间。地下室有排练场。2楼是教室与工厂。3、4楼是艺术家的廉价住宅兼工作室。AS220试图经营的是一整个生态系,餐厅或展间可以支持基本营运,练习间与展演厅提供给各种文化艺术活动,廉价的住宅则可以提供给经济较不宽裕的艺术家。

AS220可说是都市活化与社区文化艺术发展的最佳案例。每年,AS220会服务超过1000位艺术家。还有AS220 Youth与当地青少年团体合作,支持、辅导当地14岁到21岁的青少年学习创意写作、舞蹈、音乐或摄影等,每週提供约20多堂免费课程。

政策上有具体落实在所有艺术交易不课税和诸多配套,2014年11月,罗德岛普选投票通过发行创意与文化经济公债的提案,总值高达3500万美元,以整建与资助艺术和文资保存空间。包含AS220在内有9个相关表演艺术机构正式名列资助名单当中,这些机构至今已经创造了1900个工作机会,和每年1亿5000万美元的经济规模。

AS220逐渐成为在市中心反仕绅化的力量,更因为握有建物和社群,在市政发言上拥有截然不同的影响力。经营至今和6任市长交手。除了在地政府之外也积极接触国家层级的相关资源,与许多和公部门、法务还有财经界对话、徵求支持。

长久下来,他们透过实务与成功案例建立出自己的空间论述,更甚至实际影响美国政策。2013年,罗德岛州立法通过成为艺术州,未来政策走向将继续推广整个州的文化艺术发展。

对照英国、美国、韩国推动创意产业发展的方式,大多採由下而上,政府少干预,但解决政策、法令并协助经营团队无法解决的问题,将资源挹注在友善环境的创造与经营,满足产业的需求。并将创意塑造为国家发展核心,使创意产业成为风潮、带动国家整体的进步与发展。

台湾的文创园区大多具备独特的社会与历史价值,非常适合作为文化教育,建构在地文化认同的基地。文创园区应该重视经营策,思考谁有能力经营?谁是真正可以提出文创培育的单位?如何辅导艺术家、维护文化艺术的多元发展?如何建构创意产业的上下游生产鍊?

正如大块文化董事长郝明义所说,台湾需要重视「以文化创意为特色的产业」,如出版、音乐、表演、电影,也需要激励「从文化中寻找创意的产业」。这不仅涉及台湾经济是否能转型与升级,甚至事关我们的存在。

我们也都应该思考,期许「文创」不再只是挂在嘴的口号。正如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所说,不管是文创、文化或任何演出,到最后应该落实到生活之中,变成空气、讲话的方式、应对进退。

施振荣:台湾需要十大隐性基础建设(中时) 创意经济学者约翰.霍金斯 不要畏惧成为创意思考者(远见) 时论─真假文创 一个人说了算?(中时) 台湾犯了致命错误 — 把文化视为创意的核心(远见) 谈华山园区 洪孟启:拟收回BOT大楼(苹果) 文化空间的公共性是什幺?——小探美国AS220(台湾建筑) 台湾文创产业发展十年回顾与展望-各界观点价值产值化-文创产业价值链建构与创新世界主要国家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概况及其对台湾的启示(国际经济情势双週报1636期) 湛明晖:文创产业的核心概念是什幺?(天下独立评论) 台湾文创的产业路在何方?(全球艺评) 出版宇宙人-世界上根本没有文创(中时) 松菸文创会所 竟成上流社会「奢华时尚趴」场地(自由) 文化与文创─云门淡水现身说法(风传媒) 产业群聚之创新-韩国坡州出版城与Heyri艺术村的成功经验(产业管理评论) 郝明义:「文化」带动「第四波经济」(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