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屯生活 >孩子你还好吗?正视孩子的身心状况 及时伸出援手让他健康长大 >
2020-07-03

孩子你还好吗?正视孩子的身心状况 及时伸出援手让他健康长大

孩子你还好吗?正视孩子的身心状况 及时伸出援手让他健康长大现代社会对于学生与青少年大多仍以学业来决定孩子能力的高低,在学校不仅需要有好的表现与高成绩,下了课还要东奔西跑学习才艺,让自己不输在起跑点上,加上经济不景气,许多都是双薪家庭,家长更少有时间注意孩子的表现与状况,造成许多孩子有生活、社会适应或压力调适的问题。 14岁的国中少女,最近出现容易生气及不想上学的状况,被父母带到门诊求治,经台中医院精神科林秀缦医师评估后发现,原来少女对于自我要求太高,认为自己的表现不如预期便开始忧虑与焦虑,也容易抱怨头痛和肚子痛而要求向学校请假,经林医师与家长和学校老师共同拟定合适计画,也教导少女压力调适技巧,搭配药物治疗后,目前少女已经顺利回到学校上课,适应良好。 而8岁的小杰,由外籍妈妈一手带大,很黏妈妈,从小活动量大、静不下来,容易生气、行为冲动,说话表达也比较差,家人原以为等到上学再学就好了,不以为意。后来小杰的爸妈离婚,小杰与爸爸住。妈妈为了督导小杰功课,跟着小杰一起到学校学注音符号,没想到一个学期过去了,妈妈都学会了,但小杰仍旧不会拼音。而老师也反应小杰在校情绪起伏大,容易生气打人,造成同学不喜欢他,被同学排挤。因而外籍妈妈小杰到台中医院儿童青少年精神科就诊,小杰经林秀缦医师评估诊断后发现,孩子罹患注意力不足过动合併边缘智能,同时也看到小杰因父母离异而感到焦虑痛苦,只要妈妈稍微延迟探视时,就担心妈妈不要自己,而不安发怒。 台中医院精神科林秀缦医师表示像小杰一样状况的孩子,治疗上针对其严重的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给予药物治疗和给予诊断书协助学校了解孩子的病情以便提供合适的辅导。每次回诊时,也会教导妈妈如何增进孩子的安全感及修正孩子不适当行为。而针对其人际互动不良的部分,则安排孩子接受医院所设立儿童发展迟缓暨自闭症疗育中心「小小蒲公英学园」的人际互动团体课程治疗,教导孩子如何用”君子动口不动手”的方式表达情绪,并学习和其他孩子沟通协商。在整个疗育过程当中看到妈妈契而不捨的努力以及学校的支持,目前孩子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不再担心妈妈不要他。虽然学习能力受到先天影响仍有落后,但不会因此逃避功课。在老师合理的要求下,可以专心并乐意学习。攻击暴力的行为减少了,也渐渐交到一些朋友。小杰目前仍继续在门诊药物、亲职治疗及每週一次团体治疗。 另外一个案例是2岁1个月的小均,有着一双圆圆的眼睛,非常可爱。每周都会陪患有自闭症哥哥来”小小蒲公英学园”接受治疗。细心的老师发现小均与他人很少眼神对视,对旁边发生的事情似乎也不感兴趣,与他打招呼时,无法切题回应,常常无意识的哼唱歌曲。在老师转介下,到台中医院儿童青少年精神科门诊评估。检查结果发现小均除发展迟缓外,具有自闭症的特质。目前小均在学园接受早上班密集的早期疗育,期待在学习力及适应力改善后,可以顺利转衔幼稚园。 小小蒲公英学园是台中医院所设立儿童发展迟缓暨自闭症疗育中心,集合儿童青少年精神科医师、临床心理师、幼教老师与其他相关医疗科合作,为有需要的孩子提供诊断、治疗及协助教育转衔。除了发展迟缓及自闭症外,一些人际互动有困难的孩子,也会前来中心接受团体心理治疗。早上的密集疗程,是针对学龄前的孩子,在家长陪同下,学习行为修正技巧并提升幼儿和儿童动作、认知、行为、社会、情绪各层面能力的练习。而下午班的课程则是给学龄的孩子参加,依照孩子的年龄及能力,安排每周一次的团体治疗,藉由活动设计,提供其人际互动学习的机会。 林秀缦医师呼吁零至六岁是早期疗育的黄金期,三岁之前的疗育效果可提升十倍,千万别为「大只鸡慢啼」的俗谚,而错过早期疗育的黄金期,爸爸妈妈、照顾者或学校老师如果发现孩子的行为表现跟其他小朋友不太一样,发展较慢、情绪易怒、行为异常、失眠或闷闷不乐等,不要掉以轻心,经过医师评估过后若发现孩子有早期疗育或治疗的需求,透过医师诊断与评估,搭配治疗与练习,便可发展出在学习及生活适应上应有的基本能力,减缓障碍的程度,与一般孩子一样健康快乐的成长。 台中医院林秀缦医师也表示门诊上常遇许多孩子因为恐惧上学或失眠而被父母带到医院求诊,也有部分孩童到学校后,发现学业落后、情绪低落、发生人际冲突、行为偏差甚至伤害自己等行为,林秀缦医师表示以上状况经精神科医师评估后,若有发展迟缓、自闭或忧郁等倾向,可藉由药物、早期疗育或拟订就学计画让孩子调适压力,循序渐进融入学校生活。林医师另外提醒父母或老师亦可透过「青少年忧郁情绪自我检视表」,此为董氏基金会设计,内容评估孩子是否易怒、全身无力与对事情不感兴趣等共20题,每题分数为一分,若孩子分数为6-11分,老师与家长要多关怀孩子,教导孩子正确的纾压方式;若分数在12分以上,此时代表孩子需要老师、医师与心理师等专业人员的协助。本文作者:卫生福利部台中医院精神科 林秀缦医师